欧洲贵族用600名龙骑兵换151件中国陶瓷原来陶瓷在西方这么受欢迎!

在英语中,中国叫“China”,瓷器叫“china”,古代中国的瓷器远销海外,名扬世界,于是不少人以为“China”得名于“china”。

还有人认为,瓷器之所以叫“china”,是因为唐代时瓷都景德镇位于昌江之南,时称“昌南镇”,“昌南”音译“china”,瓷器由此而名。

瓷器被称为“china”是晚清才有的事,之前一直被称为“Chinaware”,直译就是“中国瓦”,后来为了简化,才变为“china”。而“China”作为中国的名称,已被老外用了至少上千年,专家称:“China”一词的出现,不晚于辽金宋,不早于先秦。

“China”不是一个“根红苗正”的英语词汇,它起源于古印度的梵语或波斯语,同为四大文明古国之一的古印度,地理上更接近西方,其古代语言对亚欧大陆的影响是很大的,而波斯帝国一度在历史上也非常强大,疆域横跨亚非欧三洲,影响不容小觑。

商朝时的中国被古印度人称为“Cina”,这个词在梵语中是“智巧”的意思,因为古印度人十分羡慕商朝繁荣昌盛的文化,认为只有高明的智慧和高超的技巧才能创造如此繁盛的国家。在三千多年前的古印度史诗《摩诃婆罗多》、《摩罗衍那》和《摩奴法典》中就出现了“Cina”一词。

另一种说法是秦朝时由于战争、民族迁徙等原因,文化传播到波斯,波斯人就用音译“Chin”来称呼秦国。

不论是“Cina”还是“Chin”,它们后来都传到了欧洲,渐渐被同化近当地不同国家的语言,比如法语中写作“Chine”,英文和德文中写作“China”。

虽然中国的得名和瓷器没有关系,但在古代,瓷器和丝绸、茶叶等商品一起,是外国人了解中国的主要途径。精美的瓷器被外国人视作宝贝,镶金嵌银,展于华宫,甚至在名画中被众神碰举,奉为圣器。

(意大利画家乔凡尼 . 贝里尼1514年创作的油画诸神之宴:画中诸神手捧青花瓷盘,体现了中国瓷器在欧洲的尊贵地位)

以前介绍博物馆的文章中已出现过不少珍贵的瓷器,但与下文中即将要展示给大家的瓷器相比,无论是精美程度还是丰富性,都算是小巫见大巫了。

接下来的两篇文章将带大家逛逛景德镇,除了名瓷,我们还会参观历史悠久的古窑,充分领略“三面青山一面水,一城瓷器半城窑”的瓷都魅力。

中国最珍贵的瓷器也许藏在北京的国家博物馆,但中国最让人大饱眼福的瓷器展览,在景德镇中国陶瓷博物馆。这里收藏了古今中外最为精美的陶瓷珍品,有新石器时代的古老艺术,也有清代官窑瓷、民国和新中国成立后的佳作,藏品达3万余件,其中有国家珍贵文物400余件,可以说是全方位、多视角、深层次地展示了中国陶瓷及瓷都景德镇的发展历史和辉煌成就。

进入博物馆一楼大厅后,右侧一组当代瓷雕作品十分引人注目,乍一看是一堆褶皱的杂物,细看才发现每一件都是有内涵的艺术品。

如下图的作品名叫“拥抱”,两块不同颜色的材料有机结合,可以理解为孩子和母亲,也可理解为男性和女性,内外互补,彼此融合。

景德镇是国家用瓷生产基地,承担着国家重要盛典、国事活动和外交礼仪用瓷的生产任务,国家的力量加持着景德镇瓷器的与时俱进,在国瓷展览中能感受到大国的雍容气度。

下图是被称为“7501瓷”的毛主席用瓷,瓷器上描绘了梅花桃花相映红的形象。这组瓷器烧制于1975年,因制作年代特殊、使用者地位尊崇,制作部门高度重视,所选材料的珍稀性、工匠的技术水平等均为优中选优,7501瓷是景德镇国家用瓷的一段特殊国家记忆。

下图瓷罐名为《雄风》,器型为粉彩纹罐,形体规整,釉色洁白,构图精美,画面中一只猛虎卧于白雪皑皑的树林中,两眼直视前方,蓄势待发。这是2016年6月国家主席习赠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礼物,猛虎契合俄罗斯民族刚强、勇猛的性格。

下图为生肖瓷雕《大猴王》,2016年是农历丙申猴年,这件瓷雕作为国礼赠予了申猴属相的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。

下面的瓷瓶和瓷盘分别叫《岁岁和合》和《祥和》,是2012年中英建交40周年时赠予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国礼。

下图为三阳开泰扁肚瓶,是1980年同志赠予吉布提总理哈马拉的国礼。

下图为黑地珐琅彩描金茶具,是2017年北京“一带一路”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时赠予哈萨克斯坦的礼品瓷。

下图为仿清乾隆粉彩百鹿尊,是2010年上海世博会陈列瓷,2014年于紫光阁珍藏。

下图为湖水绿釉粉彩开光山水纹茶具,为2017年北京“一带一路”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时赠予俄罗斯的礼品瓷。

2008年奥运会在北京举行,景德镇研发了一套体育项目瓷雕系列,对各项奥运赛事进行了淋漓尽致的刻画,其中尤以乒乓球、艺术体操、足球等项目瓷雕最为精美。这些瓷雕采用优质瓷土纯手工制作而成,线条流畅,动态逼真,惟妙惟肖,表现了运动健儿的优美动感,具有很高的艺术收藏价值。

华美精致的国瓷就看到这,接下来我们去“丝路瓷典”展厅欣赏见证500年全球化历史的丝路陶瓷。

通过古丝绸之路,中国的陶瓷横跨太平洋、印度洋、大西洋,远销亚、非、欧、美等万邦千国,牵引了全球文化大循环。中国外销瓷的生产和贸易贯穿唐、宋、元、明、清五朝一千年,产地遍布南北,从明末到清初,景德镇成为中国外销瓷的主要产地,其形形的产品大规模销往欧美市场,成为“中国制造”遗留海外的最大财富。

中国的外销瓷或典雅端庄,或娇柔妩媚,在西亚、欧洲、美国堂而皇之成为宫廷宠儿、贵族庄园的标配、中产阶级的奢侈品,至今仍是世界各大博物馆不可或缺的珍藏,它们亭亭玉立的形象代表着古老的中华文明,静穆而骄傲地伫立于世界各地最顶级的文化场域,但在国内,人们却难得一睹芳容。经过多年的努力,数千件具有代表性的外销瓷终于从世界各地陆续“归来”,因而有了博物馆中这次《归来 . 丝路瓷典》的展览。

这样的展览可不多见,下面请随我一起去聆听中国瓷器闯荡天下、纵横四海的故事……

丝绸之路有着两千多年的历史,是从东亚腹地像东北亚、东南亚、南亚、西亚乃至东欧、东非、伊比利亚半岛、阿姆斯特丹不断延伸的一个贸易网络,东方和西方两个世界的物质和精神文明,都在这个网络里输送流转,互通有无,取长补短。

隋唐以来,中国造船和航海技术日臻成熟,海上航线开辟,大量丝绸、茶叶和瓷器等商品输出海外,远销东南亚和中东地区,并转运扩散到地中海沿岸,这条海上贸易通道被称为“海上丝绸之路”。自宋代始,瓷器输出量逐渐超过丝绸,占据外销商品上风,成为连接中世纪东西方的纽带和文化交流的桥梁,有专家认为应被称为“陶瓷之路”。

丝绸、茶叶、瓷器是中国通过丝绸之路输出域外的三大商品,但丝绸和茶叶被消耗,瓷器却被大量保存,成为了丝绸之路的最主要物证。

形形的外销瓷中,广彩充分展现了文化混搭的风格。广彩即广州画的粉彩,1760-1780年间,为了节约成本,西方商人培养了一批西洋画风的瓷画艺人,购入景德镇白胎瓷器在广州绘画。广彩中引入了西方的明暗透视,装饰图案也采用西方纹样和边饰,富丽堂皇,具有浓郁的异国情调。

粉彩的画法源自珐琅彩,法文叫“famille rose”,粉彩在清朝时为外销瓷主力军。粉彩瓷品质精美,画面内容丰富,有中国花鸟鱼虫仕女情爱,也有外国人订制的男欢女爱,甚至模仿油画效果,细腻精美。

16世纪末,瓷器第一次抵达欧洲,欧洲人被洁白光滑的美所征服,称之“白色的金字”。17世纪晚期到18世纪,中国瓷器风靡欧洲宫廷和贵族上流社会,欧洲有专为陈列中国瓷器而建的瓷器室;中等人家将盘、碟等瓷器作为墙饰;富裕一些的家庭则用专柜摆放瓷器。壁炉上摆一对中国瓷瓶,至今仍流行于欧洲。

下图为德国的夏洛腾堡宫,为普鲁士国王腓特烈一世为妻子索菲亚 . 夏洛特建造,建于1695-1699年,是一座巴洛克式宫殿。宫殿中的陶瓷屋将18世纪欧中宫廷流行的中国风发挥到极致,墙面与天花由1500多件中国陶瓷和日本陶瓷装饰而成,极尽奢华。

不过最狂热的中国瓷器迷恋者,要属德累斯顿的萨克森选帝侯奥古斯特二世。1717年,他与威尔汉姆一世达成一笔交易,以萨克森部队600名龙骑兵换取151只大型中国瓷瓶,这些中国瓷瓶也因此得到了“龙骑兵瓶”的美名。德勒斯顿有一座茨温格宫,建造于1709年,专门收藏陶瓷艺术品,是世界最大的陶瓷博物馆,“龙骑兵瓶”就藏于该宫。奥古斯特二世不惜花大量人力、物力和财力探索瓷器制作的秘密,最终在1709年获得成功。

中国瓷器的东方风情令欧洲人耳目一新,但器型与图案并不完全符合他们的生活和审美需要,于是欧洲人在瓷器上增加了装饰和西方图案,改变了用途,图案也出现了文章徽标、西洋人物、希腊神话、圣经故事等元素。改造后,中国瓷器被更多欧洲人接受,飞入寻常百姓家。

青花瓷是我们都熟悉的瓷器种类,周杰伦有一首中国风的《青花瓷》脍炙人口,但其实“青花”并不是中国传统花纹,青白二色的组合来源于地区。青花瓷成熟于元代,蒙古族尚白,对蓝色无偏好,所以元青花瓷主要销往文化圈,包括土耳其、波斯、阿拉伯、印尼、马来西亚等地。

景德镇的精彩之旅还远未结束,烧土的艺术不仅塑造了古代让西方人顶礼膜拜的瓶罐杯盘,还能变化出让当代人拍案叫绝的先锋作品,比如下面这件:

下一篇文章我们将继续景德镇之旅,去发现更多优秀的陶瓷艺术,并在古窑中探访陶瓷烧制过程,路途中我们将了解到景德镇是如何成为名扬世界的瓷都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